父亲的手

时间:2013年01月26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
父亲老了,父亲摊开双手,感叹不已。那双手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疤和老人斑,有的凸起,有的凹下,如一座座贫瘠的山丘和一片片干涸的湖泊。松弛的皮肤下青黑的血管纠结着,扭曲着,像一条条疲惫的河流。父亲的手蕴藏了太多的岁月和沧桑。

父亲十四岁就上山采石,稚嫩的手被粗笨的铁锤和尖锐的铁凿磨得像石块一样粗粝。三年后,父亲用自己采下的石头为家里盖了一座新房。父亲也拥有了一双“铁手”。这双手帮助他在苦难的生活中披荆斩棘任意纵横,尽情挥洒滚烫的汗水,这双手为贫寒的家庭带来微笑和希望,也为父亲带来一位温柔贤惠的新娘。

父亲的手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却是一件沉重的“凶器”。每当我调皮犯错和成绩下降时,我的屁股上总要被这件“凶器”肆虐一番,直到“灿若桃花,艳若桃李”才会罢休。随着我一天天强壮起来,这双手却日渐苍老下去。当我再桀骜不驯梗着脖子死犟时,这双手只是或化为拳或化为掌,虬筋百结的在我倔强的眼前颤抖,却一次也不再落下。曾经快意恩仇的手,现在变得迟疑软弱。虽然这双手还像往常一样宽厚结实,霸气十足。但青春年少的我已经感觉到其中的退让和妥协。

如今看着父亲的手,我不禁想到罗中立的名画《父亲》。画面上的老人也有一双历经苦难和风雨的手,端着一碗和手一样颜色的饭汤。那双手骨节暴突,皱纹纵横,色泽深棕,和面部一起传达出一种逼人的烧灼感,见证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沧桑历史,成为我们灵魂里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
苍老的父亲翻看着自己的手,像一个退隐江湖的侠客检视自己的成名武器,父亲一声声叹息中有掩饰不住的满足和得意。有些东西终会消失,但是有些东西却是一种坚守和象征,是一座不朽的雕塑。比如父亲的手。感叹双手的父亲如同坐在河边感叹挽留不住流水般时光的智者。父亲的感叹是生活深处传来的黄钟大吕,一下下撞击着我日渐脆弱的灵魂。

 


 

(作者:康哲峰 )